50年前正是他将网球“公开化”才成就了今天的温

2019-07-12 10:25:54 围观 : 120
网址:http://www.vemmaasia.com
网站: 欢乐生肖

  

50年前正是他将网球“公开化”才成就了今天的温布尔登

  

50年前正是他将网球“公开化”才成就了今天的温布尔登

  但这一次,历史和运气站在了大卫的这一边。严格遵循业余原则的1968年澳网无趣到了极点,而不久后,德克萨斯州商人拉马尔·亨特宣布将与自己的侄子艾尔·希尔一起创立世界网球冠军赛。他们签下了8名球员,其中5位是业余球员。1967年温网四强中,有3位加入了这个组织。对于业余网球来说,这是一个无法挽回的损失。

  当时,网球运动被分成势不两立的两部分——职业网球和业余网球。本质上,它们是同一种运动,但身处其中的运动员们却在为不同目标努力着。业余球员原则上不被允许领取奖金,而职业球员们则被最具标志性的一些赛事拒之门外,其中就包括了四大满贯、戴维斯杯和联合会杯。

  1968年4月22日,第一站公开赛在距离温布尔登不到100英里的西汉茨网球俱乐部举办;同年5月27日,罗兰加洛斯的观众们有幸见证了第一届“公开”的大满贯。

  因此,从1959年当选全英俱乐部主席起,大卫就开始坚定不移地推动网球往公开化的方向发展。当年12月,他便要求英国草地网球协会(LTA)向国际草地网球联合会(即ILTF,ITF前身)提交有关消除职业/业余球员区别的提议。可惜的是,该提议以5票之差未能获得2/3的多数表决通过。1964年,大卫又向LTA提出举办一站职业网球赛事,后者以不想被逐出ILTF为由予以拒绝。

  名宿比利·简·金这样评价当时的“业余网球”:“将60年代的‘业余网球’称为业余网球是有失公允的。我把它称作是‘伪业余网球’,因为它完全就是一个骗局。我们私下里是可以拿到奖金的,这种做法没什么意思。”

  这种局面下,ILTF在3月30日举行了投票,“网球公开化”的提案获得全票通过,大卫近十年的努力终于结果,业余网球和职业网球的分裂结束了,网球进入了公开赛年代。

  生存在“职业”和“业余”分裂之中的网球运动,其群众基础也因此受到严峻考验。

  时钟拨回半个世纪以前,那是20世纪的60年代,世界正经历着一个风起云涌的时代。新思想、新风气的席卷给许多领域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,网球运动也并不例外。而网球历史上的最重大变革,就发生在那个年代。

  而今年,已是全英俱乐部开启公开赛年代的第50个年头、温网办赛的150周年。

  这样的规则限制带来的结果是,尽管职业球员代表了这项运动的最高水平,却没有机会在最大的舞台上向观众展现自己的技巧。

  考吉尔知道自己其实是在敲一扇半开着的门,但他还需要等待当年温网后ILTF的会议结果。在那次会议上,LTA在大卫的引领下提出要在1968举办为数不多的几站公开赛,意料之中地吃了闭门羹。大卫见状干脆豁了出去,同意在1967年8月25日至28日于中心球场内举办“温布尔登世界职业草地网球锦标赛”。

  本站赛事大获成功。在一场紧张激烈而又极具观赏性的决赛中,拉沃尔击败罗斯维尔夺冠。纽康比直落三盘战胜布恩格特的“真正温网决赛”相较之下显得黯淡无光。

  包括罗德·拉沃尔和肯·罗斯维尔在内的八名优秀职业球员前来参赛。这站比赛不仅成为网球史上的标志性事件之一,在电视转播史上也具有划时代的意义——这是在欧洲播出的第一档彩色电视节目。

  事后来看,此时要对大卫的一系列行动加以阻挠,无疑不符合历史潮流。然而,固执的ILTF仍不愿意作出妥协,反而要求LTA禁止温网的举办。1968年1月8日,时任ILTF主席乔治·德·斯特凡尼宣布,将从4月22日起暂时开除英国的会员身份。《公开的网球(Open Tennis)》一书的作者理查德·埃文斯感叹:“ 当时业余网球对职业网球的痛恨是难以理喻的。”

  拉沃尔后来回忆:“我觉得业余网球圈那时肯定希望我们不被理睬,且比赛一败涂地。但结果是半决赛日和决赛日,中心球场内座无虚席。1967年在中心球场里举办的这站赛事引发了1968年的一系列改变。”

  大卫没有放弃努力,但也一直苦于找不到能够扭转势头的有力武器。直到1966年女王杯期间,他和BBC体育部门主管布莱恩·考吉尔的一次私人对话,给局面带来了意向不到的转机。

  事实确实如此。受到鼓舞的大卫在当年9月宣布,温网单方面决定,将于1968年向所有球员开放。他还将业余网球怒斥为“鲜活的谎言”。在当年12月召开的LTA年会上,LTA全力支持全英俱乐部的立场,给予了大卫最大程度的支援。

  而表面上维持了体育“纯洁性”的业余网球,也仅仅停留在名义上。一些成绩较为突出的选手虽然保留了业余球员的身份,却或私下或公开地从赛事总监以及网球协会以报销为名头获取费用。

  大卫向考吉尔诉苦:自己掌管着世界上最享誉盛名的赛事,却无权邀请世界上最出色的球员参赛。而考吉尔当时在筹备BBC彩色电视节目的播出,需要寻觅一站高端体育赛事作为播出内容。这次谈话催生了考吉尔一个大胆的想法,他在1967年3月写信向温网组委会提议,希望温网能在中心球场举办一站八人参加的职业赛事。

  曾经在1953年到1958年担任英国戴维斯杯队长的赫尔曼·大卫将这一切看在眼里。热爱网球的他极度反感 “业余网球”的虚伪。

  赫尔曼·大卫后来在全英俱乐部主席的位置上一直待到1974年离世。1998年,在公开赛年代的第30个年头,大卫以“网球公开先驱者”的身份入选了网球名人堂,他的光芒绝不亚于公开赛年代孕育的任何一颗网坛巨星。